但这不是他想要的

- 编辑:admin -

但这不是他想要的

看着蔡京伏倒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模样,原本还很生气的赵佶一甩袖子也不好在说什么了,但心里依旧不能消气,见赵佶没有在大骂自己之后,蔡京知道最危险的情况已经过去了,但他也明白如果找不到办法对付杨威的话,不但皇帝会不舒服,他自己以后也别想有好日子过。
 
    想想一开始的时候,自己还以为那个弄臣失去了皇帝的依仗之后会很快倒台,而自己将会成为皇帝制约其他权臣的最终依靠,结果没想到人家越活越滋润,反倒是他受到皇帝责骂的日子越来越多了,虽然有皇帝给予的更多权力,但这不是他想要的,看来必须把杨威除掉才行了否则自己以后的日子好不了。
 
    “陛下,我想到办法了!”
 
    “快说!”
 
    蔡京毕竟是蔡京,想一个借刀杀人的办法其实对他来说很简单,这天下虽然是大宋的,但实际上皇命只能到达几个有限的主要城市,世家大族还有其他的地方豪族都是对皇命阳奉阴违,更有人公然扯起反旗对抗大也是值了。
 
    “楚王殿下,楚王殿下,东京来了使者,说是要楚王殿下接旨!”
 
    行宫之中的侍者带着一脸的惊喜来找王庆,这些侍者也是每天提心吊胆的,因为王庆只要稍不顺心就会杀人,而造反几乎是王庆的最大心病,一旦这个事情解决了,王庆高兴了他们的生命也就有了保障了。
 
    “接看着蔡京伏倒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模样,原本还很生气的赵佶一甩袖子也不好在说什么了,但心里依旧不能消气,见赵佶没有在大骂自己之后,蔡京知道最危险的情况已经过去了,但他也明白如果找不到办法对付杨威的话,不但皇帝会不舒服,他自己以后也别想有好日子过。
 
    想想一开始的时候,自己还以为那个弄臣失去了皇帝的依仗之后会很快倒台,而自己将会成为皇帝制约其他权臣的最终依靠,结果没想到人家越活越滋润,反倒是他受到皇帝责骂的日子越来越多了,虽然有皇帝给予的更多权力,但这不是他想要的,看来必须把杨威除掉才行了否则自己以后的日子好不了。
 
    “陛下,我想到办法了!”
 
    “快说!”
 
    蔡京毕竟是蔡京,想一个借刀杀人的办法其实对他来说很简单,这天下虽然是大宋的,但实际上皇命只能到达几个有限的主要城市,世家大族还有其他的地方豪族都是对皇命阳奉阴违,更有人公然扯起反旗对抗大宋,而大宋本身也是风雨飘摇,外有大辽金国西夏等等外患,内有田虎王庆方腊之流内乱,现在想要消灭杨威这个尾大不掉的家伙,只有借助这些人了。
 
    “陛下,我们可以借刀杀人啊···。”
 
    淮西云
    “楚王殿下,楚王殿下,东京来了使者,说是要楚王殿下接旨!”
 
    行宫之中的侍者带着一脸的惊喜来找王庆,这些侍者也是每天提心吊胆的,因为王庆只要稍不顺心就会杀人,而造反几乎是王庆的最大心病,一旦这个事情解决了,王庆高兴了他们的生命也就有了保障了。
 
    “接旨?这赵官家搞什么名堂,走,去看看!”旨?这赵官家搞什么名堂,走,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