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小白脸正在激烈交战

- 编辑:admin -

个小白脸正在激烈交战

浪子全忠义,麒麟失燕青
 
    梁山之上,又转变成成了宅模式的杨威正在进行一波操作,对他来说躲在屏幕后面操控一些人的人生绝对是意见很有意思的事,当然也不是完全操控之上在大方向上做一个转变,而这个转变通常会影响人的一生
 
    玉麒麟卢俊义最近很苦恼,那个什么将星系统别人或许很喜欢很希望得到,毕竟天上星宿诶,够不够你吹的?而且还能增加实力,但是这些玉麒麟不需要啊,他是一个大地主家财万贯身手也很是了得号称河北枪棒第一,诺大名头在江湖上也是响当当
 
    只可惜别人不知道他的苦楚,只有他自己知道,当年练武伤了身,结果别的事情没有却唯独没有后人,这是他一直神伤的事情,而且自从燕青长成出落的越发英俊之后,旁人只以为他有特殊爱好,就连他老婆看燕青和他的眼神都怪怪的
 
    燕青倒是什么都不说,他是唯一一个知道自家主人心事的人,这种事怎么好说出口呢,所以只能他自家扛着了,无论寻访多少名医,得到的答案永远是摇头或者无能为力的回复,这几年卢俊义差不多已经绝望了,每天只是练武喝酒,对于夫妻之事是彻底放弃了
 
    天罡星这个名头与他何用?他根本就不需要啊,如果可以的话,他宁愿用这将星去换自己的后代
 
    他在痛苦的时候,燕青也在踟蹰,因为他也得到了系统,而且得到系统的第一时间就得到了一个新手任务,杀掉李固!而奖励则是一个可能治好卢俊义的机会,但这个任务的前提条件却是要他到神君麾下任职,从此脱离卢俊义的身边
 
    老实说他都没想过自己会离开卢俊义的身边,可这条件却是他不能拒绝的,他不能因为自己的原因就让自己的主人无后吧
 
    至于杀李固会不会有内疚的感觉,如果不是看到李固的简介的话,他还真会下不了手,但是当他看到李固那些贪污主人家产,还惦记主人妻子的记载之后,他愤怒了,经过自信的比对和暗访,他终于确信,这被主人救回来的书生根本就是一个白眼狼,这样的人死不足惜,用他的命来换主人治愈的机会,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了
 
    所以这些都不需要思考,于是燕青准备行动了,走入客厅见到李固正在安排家里的事务,李固见到燕青之后讨好的笑了笑,见燕青似乎要说什么挥手让下人们先离开了
 
    “小乙哥可是有事要说?”李固对燕青很谦卑,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别看李固是管家,燕青只是卢俊义身边的一个小厮,真要论起亲疏来,李固只不过是卢俊义捡来的一个落魄书生,看他可怜给他口饭吃罢了,而燕青则不同
 
    燕青自小长在卢家,自然更受信任些,而且李固喜欢的女人,也就是卢俊义的老婆贾氏对燕青也很有意思,似乎就连卢俊义都有意让燕青跟贾氏成就好事,因为他的身体出了问题,但是燕青却没有问题啊,所以他会有这样的想法
 
    只可惜燕青却是死活不同意,而得知了这个消息的李固对燕青就更加的恨了,论相貌···他比不过,论才智···他还是比不过,论身手···他更加比不过
 
    这样一个处处都超越他的人在自己的面前还被自己心爱的女人惦记着,这让李固如何不恨,同时李固更恨卢俊义,因为卢俊义两人以为这是他们之间的秘密,却哪里知道他们之后看的大夫都是被李固收买的,燕青不愿意借种,他愿意啊,合着这么一个大活人楞是看不见?
 
    燕青看着李固说:“有件事需要你帮忙,这关系到主人的将来,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李固一听觉得稀奇,还有什么事情是他可以帮得上忙的?莫非···,想到卢俊义找燕青借种不成,难道终于想起他李固来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个忙是千肯万肯啊
 
    “小乙哥但说无妨只要是我李固能帮得上忙的,一定义不容辞啊”
 
    见李固的样子燕青点点头从背后掏出了一把匕首,一刀插在了李固的心脏之上,看着突如其来的匕首还有止不住冒出来的鲜血,李固想要喊,但燕青怎么可能让他喊出来,捂住了他的嘴巴,把他安置在一个座椅上看着他说:“很好,那就借你这条命一用!”
 
    李固就这样死不瞑目的坐在椅子上,燕青收回了自己的匕首,他已经杀人了,这大名府算是不能呆了,不能给自己的主人找来灾祸,再说还有最后一条离开主人,才算完成任务呢,出了门径直走到了演武场,卢俊义正在舞枪弄棒见到燕青来了之后随手挑出了一杆长枪飞向了燕青
 
    燕青微微一笑自然知道卢俊义的意思,当下接过长枪跳入场中,两人你来我往相斗百十回合之后以燕青的枪被挑飞而告终
 
    “主人的武艺又有突破了,可喜可贺”
 
    “哈哈哈,小乙你的身手也是不错,看来也是有奇遇啊,只可惜突破并非我所愿啊,不说了,不说了!”
 
    卢俊义原本还很高兴,但一想到自己的身体就有些心烦,当下连说话的心思都没了
 
    “主人勿恼,小乙已经得知了一个消息,等小乙完成这最后一件事主人的烦恼就要消失了,只可惜小乙将来都不能留在主人身边了,还请主人自己多多保重!”
 
    听着燕青这样说卢俊义有些诧异,这话怎么听着像是诀别呢?刚要问出来,燕青却来到了他的身边,只是一根银针刺在了卢俊义的身上
 
    卢俊义只觉得全身麻痹,不可思议的看着燕青,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
 
    只看到燕青说:“主人不必惊讶,只是麻药而已,一刻钟之后自然缓解,好叫主人得知,那李固因贪污主人财物更兼对主母有非分之想,小乙已将之击杀,府中出了命案于主人而言也是不吉,待小乙走后还请主人报官,只说小乙因故与之争斗失手击杀便是,毕竟家丑不可外扬,小乙此去乃是得神君招揽故有幸可得神君秘法为主人治愈身体,主人此后当子嗣绵延儿孙满堂,小乙去了!”
 
 第164章白胜失系统,宋江夜惊惶
 
    大名府出了命案这可不算一件小事,尤其是出命案的是大名府有数的大户人家,号称河北枪棒第一卢大员外家里,而死的人却是他的管家,据说是跟卢大官人的长随,大名府有名的浪子燕青燕小乙起了冲突,结果被燕青一刀插在了心口上一命呜呼了。【】
 
    虽然明面上都没说什么,但是私下里却是流言满天飞,说什么是因为争风吃醋,因为这李固对燕青求爱不成,便心生歹念想要下药,结果被燕青发现这才丧了命。
 
    听起来这明明就是胡乱猜测的,但是大名府一半以上的勾栏女子却都认为合理,然后一起痛骂李固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然后纷纷对卢大官人表示了同情,毕竟因为一个管家而损失了燕青这样的下人,实在是太不值得了。
 
    就连大名府的知县知道了事情经过之后都对卢俊义说:“燕小乙,却是可惜了,若是卢员外能联系到小乙哥且对他说一句,就说本官怜他是个人才,断不会重罚,绝不会在他脸上刺字更不会让他充军,回来跟在本官身边,定不至于委屈了小乙哥!”
 
    大名府有头有脸的人都在为燕青不值,卢俊义就更难受了,燕青这样做,说到底那都是为了他啊,可是让他叫燕青回来,先不说他这个天罡星比之神君弱了多少,光是一条只有神君才能治愈他的条件,他就断断不敢这样做,说到底燕青也只是他的仆人,而后代却是他的亲人。
 
    大名府的喧嚣并不能影响任何事情的发展,珲城之中白日鼠的消失让作为押司的宋江有了一丝警觉,因为白日鼠是宋江的观察对象,任何力量的得到都不会是突如其来,除非有巨大的外力推动,而将星宿主就是外力,宋江自己就深有感触,自己和自己的弟弟宋清都是这股巨大外力的受益者。
 
    虽然观察但白日鼠并不是宋江想要的手下,第一是太弱,第二则是缺陷太多,贪财好色贪生怕死基本上这个白日鼠都占全了,就算有将星系统,首先想到的居然不是提升实力,而是赚钱,这种思维怎么可能干大事?
 
    但白日鼠的被抓也让宋江有了一丝危机感,他知道珲城已经进入了那个神君的眼界之中,这个地方是不能呆了,想要干大事就要有决断,现在自己已经不在是那个需要靠散财来维持名望的书生了,凭借着一身武力也能在江湖立足,加上自己以前的名望还有急剧提升的智慧,相信这天下很快就会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宋江为了弄清楚事情的始末,派出了自己的弟弟去探查,跟宋江不同的是宋清不像宋江那样在江湖上广有名望,但却跟每一个人都相处得来,这是一个很会交际的人,但凡跟他相处的,就没有一个不说他好的,这种人是做间谍的天才,打探消息自然是他的拿手好戏了,算算时日该回来了。
 
    宋江正想着呢,房门就被人推开了,宋清衣衫上的尘土都没来得及拍,看样子事情十分的紧急,否则宋清不会不注意自己的形象的。
 
    “大哥,已经查到了,白日鼠被抓的原因据说是因为他的将星是被污染了,原来将星系统居然有两种形态,一种是正常的,这种形态下的系统不但提供强化,而且宿主还会有强大的特性和能力,另外一种就是我们现在这种除了升级强化,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别着急,先喝口水,坐下慢慢说。”宋江一杯茶端在了手里递给自己的弟弟,似乎这些早就在他的预料之中,其实他心里也是掀起了惊涛骇浪,自己的系统是被污染的,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而且貌似自己错失了很多东西,比起升级强化来,恐怕那些所谓的特性和能力,才是将星真正强大之所在吧。
 
    宋江这个时候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他想得到那些特性和能力,不管用什么办法,必须得到,他想要成为万人之上的存在,他是天魁星能力一定是最强的,可是因为被污染···该死的被污染,凭什么他的将星就要被污染?他不服。
 
    宋清自然不知道自己的哥哥在想什么,继续诉说着自己在梁山打听到的事情。
 
    “具体关于将星系统的事情我也没打听到多少,但是我打听到了这被污染的系统是被神君所不喜的,所以他们已经在准备进行抓捕了,说是这样的将星留在人间会对人间产生破坏,可我们什么也没干啊!哥哥怎么办啊,要不我们赶快走吧这珲城太危险了,简直就在人家的眼皮子低下啊。”
 
    宋清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跑,至于对抗,凭他们两兄弟恐怕不够啊,人家手里的大将好几个呢,而且以那个神君对梁山的治理情况来看,以后投奔他的只会越来越多,对抗是毫无希望的。
 
    “也就是说,一旦我们暴露了,也会抓走我们?那个白日鼠白胜什么下场你可打听到了?”这对宋江很重要,关系到他以后的选择。
 
    “打听到了,那白胜我都见到了,据说被送到了神君面前,然后被神君抽去了将星系统,一身强化来的实力也尽数化为乌有,成了一个普通人不说,还被罚做民夫,要服役三十年才会被释放。”
 
    宋清说出了白胜的下场之后宋江彻底放弃了留在珲城的打算,服役三十年什么的都不算什么,但这抽去将星系统一身实力化为乌有是宋江不能接受的,只有拥有过才知道失去的可怕,当他还是一个普通人的时候不觉得,现在拥有了之后自然知道这实力有多好,让他失去在做一个普通人,别说神君了,就算是玉皇大帝来了也不好使。
 
    “收拾细软,我们这就走,不过走之前我们需要拿点东西才行!”宋江有了决断之后对自己的弟弟说道。
 
    “啊···我们走去哪里?还有家里怎么办?”宋清当然知道走是一条活路,问题是向哪里去还不知道呢,难道不用跟家里的父亲商量一下?
 
 第165章宋江跑了
 
    宋江没有回家跟宋老太公商量,因为他本就没打算带着一大家子离开,宋家在珲城虽然不是顶级的家族,但也是根深蒂固的,要知道在水浒传之中,哪怕宋江犯罪落草了之后,这珲城之中都还是有宋家人做内应,几百年的家族传承又怎么可能轻易割舍?
 
    而且这个家族不比其他,珲城之中大大小小的世家不计其数还有一些新兴的门户,诺大一个珲城早就已经被他们刮分的干干净净,但世家的发展就是要吞噬和兼并,平日里是没机会,可一旦那一家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刻就会引起其他家族的警觉。【】
 
    携带家族离开珲城势必要处理财产,一旦商铺之类的需要变卖立刻就迎来这些家族的探查,以他们无孔不入的手段,宋江觉得一旦事发,以他现在的能力能不能走出珲城都不知道,更别说告诉自己家里人了。
 
    “宋家转变者仅止于你我二人,正所谓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人心最是难测一旦有人心怀不轨,到时候你我二人都会像白胜一样,甚至更惨,你想这样吗?”
 
    宋家盯着自己的弟弟宋清问道,如果不是因为宋清也是将星宿主,而且自己一个跑了会势单力孤,他甚至不会理会自己的弟弟自己一个人跑路先。
 
    被宋家问的宋清有些疑惑,但还是下意识的摇头,见到过白胜的惨状的他是绝对不希望变成那样的。
 
    “那就不要回家说这件事了,收拾完东西之后就跟我走,我们去找一个人拿点东西,然后马上离开。”宋江说完之后就离开了,他要去找一个人,而宋清在发呆了一下之后也选择了回到家里去,他选择相信宋江毕竟他现在跟宋江的情况是一样的。
 
    宋江跟宋清分开了之后独自回到了自己包养的一个女人哪里,没错了就是阎婆惜,他就要跑路了,却在跑路之前选择找这个女人,不能带自己的老爹是因为有家族的牵累,但自己的女人总没问题吧,只是他没想到上楼去之后见到的却是阎婆惜和一个小白脸正在激烈交战。
 
    像这种情况是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忍受的,尤其是这个男人居然还是他的同事,平日里还称呼自己兄长。这就更不能忍了,遇上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宋江抽出了在放在鞋子里的匕首,一刀结果了他的性命,阎婆惜也没想到宋江这个时间会来,尤其是看到男人被杀了之后更是害怕的尖叫了起来,原本睡觉的婆子起来查看却看到宋江一脸狰狞的杀掉了阎婆惜,回头双眼一瞪原本上楼来的婆子登时就被吓得摔了下去,口中杀猪一样的喊叫着:“杀人了!!!宋江杀人了!!!黑三郎杀人了!!!”
 
    “可恶!算你跑得快。”宋江想要追出去的时候婆子已经跑到了门口了,而因为他的叫喊街边巡逻的士兵已经跑了过来,宋江只能从另一边跳出了围墙。
 
    等到宋江见到自己弟弟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只见宋清带着一个包裹里面装的全是一些金银细软,至于换洗衣服之类的一概没有,见到他来了之后宋江说:“我已经杀了人了,现在珲城是不能呆了,我们现在去孔家庄,哪里有我两个徒弟,然后在去桃花山看看,哪里有几位占山为王的好汉,我们去投奔他们,以我们现在的能力到时候只要夺了山寨之位,招兵买马之后就能安身立命了。”
 
    计划很简单,执行起来也没什么难度,毕竟他们现在已经不是普通人了,只不过现在最大的难题却是如何出去,巡捕马兵都头朱仝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发生了命案,人家阎婆已经上告了,虽然县令有心包庇一下,但阎婆哭叫的厉害,说县令不管就要去州府告状,终于顶不住压力的他只能让朱仝和雷横出来抓人了。
听到了,宋江一听就知道这是在给自己传递消息呢,心中一笑,看来自己平日里做的好事现在有了回报了,至于那些捕快兵丁,一听上司请喝酒谁不高兴?平日里可没有这样的好事,一群人熙熙攘攘的离开了。
 
    见他们离开了之后宋缺和宋江立刻离开了小楼,要走时宋江一脚踹翻了柴火堆,然后把油灯往里一扔,拉着宋清就跑路到了城门,朱仝的亲信果然在手城门,不过在看到宋江之后立刻拱拱手说:“公明哥哥往这边走,某家送你出城。”
 
    然后在他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出城墙的缺口,这里是真正修补的城墙,正好比其他的城墙矮一些宋江和宋清被用篮子放下去之后消失在了夜色之中。